宾汉姆奶爸的苦谁知道

斯诺克选手中奶爸不少,本赛季19站排名赛让那些奶爸只能忍痛暂离自己的孩子,忙碌在比赛中,或者辗转比赛城市的路上。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受?新浪体育采访了宾汉姆、罗伯逊和希金斯三位名将,让他们谈一下自己的奶爸生活。

本周,这三位选手都来到了广州,参加了2016年恒大世界斯诺克中国锦标赛。他们三个人之前都是在大庆参加完国际锦标赛后直接奔赴广州的,没有家人的陪伴,他们在闲暇之时自然分外想念远隔千山万水的家人。

以后这么长时间离开家我一定会慎重考虑,因为这个代价实在是太大了。”无聊时,他自然也会回忆与儿子一起玩耍的时候,回忆万圣节时,儿子用南瓜套他头上,“离开家时间久了回去看到孩子,真的觉得孩子长得太快了。作为父亲,我觉得自己带儿子玩的时候感触更深,因为和儿子玩的互动性可能会比女儿更强。”

他还不忘调侃塞尔比,“我觉得塞尔比在中国打比赛就发挥得特别好,要不然就是他特别喜欢来中国打比赛,要不然就是他太太总是叫他出门。”

在得知梁文博的第二个孩子于1日诞生后,宾汉姆对孩子的思念更添几分,他表情略带愧疚地说:“作为一个父亲和斯诺克职业运动员,是很难找到家庭和事业的中间点的。这几天,还有在大庆的那些日子,我一直会和孩子打电话。

其实这场比赛中场休息时,我也在和孩子打电话,孩子想我想到哭了,这对我而言有一点精神压力。但这是我的工作,我还是要尽可能地将精力放在比赛中。”铁汉宾汉姆的心中也有柔软的一面,而这柔软的一面便是他至亲的家人。

宾汉姆的无奈,罗伯逊自然明白,现在他的儿子已经6岁了,可以完全和罗伯逊进行言语交流了。出门在外,专心于比赛,当然,罗伯逊也会十分挂念儿子,“过去这三周连续离开家里,这对我而言也是一个挑战。

希金斯有三个孩子,他早已经适应了常年离开家在外打比赛的日子了,因为他清楚地知道,他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这样,“毕竟这是工作,有很多其他行业,离开家的时间甚至比我们还要长。但为了工作,必须得忍着,把个人的感情放在一边,专心工作。”

当然,为了弥补孩子,希金斯总是会在打完比赛回家时给孩子带礼物,这一次,相信礼物也不会少,“这个赛事奖金特别丰厚,我希望能够拿下冠军。如果能够夺冠,我觉得回家带给孩子最大的礼物是我自己。

这次无论战绩如何,我都会带小礼物带给孩子,但圣诞节要到了,我要留点惊喜,不能一直给他们买东西,把他们宠坏了。”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图片 表情